玉门娱乐舆情问政百科通信亲子房产旅游理财书画教育校园文史人才女性

评论:政府上失信黑名单该如何收场

2019/6/4 0:26:11 来源:中国西藏网

  毛建国

  75岁的辽宁人周胜喜,因一起合同纠纷案向辽宁宽甸县长甸镇政府讨债19年。19年前,政府欠其247万元,拖欠至今,按照律师的计算,本金加利息已高达3700余万元。据媒体了解到,今年6月,丹东中院作出决定,将长甸镇政府纳入失信黑名单。(6月23日《北京青年报》)

  这起债务纠纷发生在1997年,至今已经19年了;2003年12月,辽宁省高院终审判决长甸镇政府赔偿247万余元,至今已经13年;2004年8月,周胜喜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至今也已经12年了……穿着这样的“打底衫”,现在才将长甸镇政府纳入失信黑名单,真可谓是“迟来的正义”。

  正义可能迟到,但终究会来到,“迟来的正义”也值得珍惜。更重要的是,自从有失信黑名单以来,出现在公众眼里的,进入黑名单的往往不是自然人就是法人,而一级政府上了失信黑名单,不讲绝无仅有,也绝不多见。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依法治国不是一句口号,而是掷地有声的承诺。“能不能做到依法治国,关键在于党能不能坚持依法执政,各级政府能不能依法行政”,这也提醒各级政府,应该带头树立法治思维。

  政府上了失信黑名单,确实颇为难得,但正如足球比赛有上下半场一样,这只能算是在上半场跨出了重要一步。而能不能赢得最终的比赛,得到民众的认可,关键还看下半场,也就是要看最终会如何收场。

  就目前情况分析,镇政府上了失信黑名单,可能有两个后果,一个是还钱,还有一个是不还钱。长甸镇政府田姓镇长表示,“不是我们不想还,光靠我们镇根本还不上这些钱,我还申请县里帮助解决。”田姓镇长还讲,“不止是镇里,县里也还不上这个钱,去年全县收入才4.5个亿。”由此透露出的迹象,一个很大的可能,单靠自觉自愿,可能钱不会主动还上。

  对于不还钱,也有两个后果。一个是听之任之,所谓上了失信黑名单,只是一个摆设,就跟过去一样,态度有了,至于效果如何,只能“听天由命”。还有一个则是动真碰硬,坚决维护法治的权威。站在依法治国,以及发挥失信黑名单作用的角度,公众更希望看到的是动真碰硬。

  对于失信黑名单,最高法院有着明确规定。根据规定,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被执行人,人民法院应当对其采取限制消费措施。拒不执行法院判决的“老赖”们,不仅不准有打高尔夫球、旅游度假等高消费,而且出行飞机高铁都不能坐。规定明确指出,被执行人为单位的,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后,被执行人及其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不得实施前款规定的行为。倘若动真碰硬,这也意味着该镇党委书记、镇长等人,个人消费将会受到严格限制。

  这是一起延续19年的债务纠纷。从一定意义上讲,现任政府是在为“前前前任”背锅。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对于一届政府来说,不能“新官不理旧事”。“一届接着一届干”,一年接着一年干,这是一个不断延续的过程,一届政府接受的不仅有上届的成绩,还有上届的债务等包袱。这也提醒一届政府,一届有一届的责任,不能把包袱留给后任,给未来留下麻烦,给自己留下污点。

  “法律的生命力在于实施,法律的权威也在于实施”。镇政府上了失信黑名单,体现了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但我们还希望能以欠债还钱收尾。倘若拒不还钱,那么该强制执行的强制执行,该限制消费的限制消费。法国启蒙思想家卢梭讲过一句话,“管用而有效的法律,既不是铭刻在大理石上,也不是铭刻在铜表上,而是铭刻在公民的内心里。”也只有这样,才能推动法治信仰深入人心。
相关阅读:
短信平台 https://www.e253.com

  • 玉门新闻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10aw.cn copyright 2000 - 2015
  • 冀ICP备09047539号-1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312006002
  •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冀)字第101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311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