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门娱乐舆情问政百科通信亲子房产旅游理财书画教育校园文史人才女性

扒一扒:《金瓶梅》时代的房价

2019/3/13 16:15:47 来源:中国西藏网

西门庆


西门庆

  西门庆的超级豪宅,构成如下:先买了一处房产,“门面二间,到底四层”,也就是一栋带两间门面的四层楼,总共费银120两,折合今天6万元,便宜得令人吃惊。后来,西门庆增盖花园,花费500两,又买下隔壁的园宅,花费500多两,再买下对面乔家的宅院,花费700两。总价大约3000两,相当于150万元RMB。别墅面积我们不清楚,但是120两能买一栋四层楼别墅,3000两则能买25栋别墅,外加50个门面,放到现在,哪怕在小县城,您不花费几千万,也绝对买不到。

  不妨看看明朝其他的买房实例。

  《中国历代契约会编考释》里说,景泰八年(1457年),徽州祁门县居民李添兴卖房,厨房一间,猪圈一个,只要纹银4.3两。万历元年(1573年),休宁县居民吴长富卖房,占地半分的小宅院,只要纹银2两。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休宁县居民王元浚卖房,正房3间,厢房3间,门面3间,卖了纹银50两。天启二年(1622年),休宁县居民姚世杰卖房,一间平房,建筑面积50平方米,卖了纹银8两。崇祯五年(1632年),休宁县居民金运出售双层楼房一幢,上下五间,占地一分,卖价30两银子。崇祯十三年(1640年),北京市崇文门大街居民傅尚志出售四合院一座,5间房,带门面,一分为二,卖给两个买主,总要价纹银56两。

  上述实例,有些是农村卖房,有些是大城市卖房,但至少从明仁宗到明思宗的200年间,明朝的房价都不高,只要掏出几十两银子,一栋小楼或小四合院到手。

  成化年间,明宪宗朱见深搞分房福利,但房子不够,没分到房的,直接发钱,由自个儿购房。亲王发1000两银子,郡王发几百两,县主、县君、中尉、乡君,发个几十两。虽然钱数差别大,但是都算皇亲国戚,住房标准起码小康。也就是说,哪怕几十两银子,在首都也能搞套好房。

  几十两银子价值不多,等于现在的万把几万块钱。对照一下明朝人的工资,再来比较房价。《金瓶梅》中,西门庆家雇的伙计,每月给2两,年薪24两,年底有奖金。一个没有手艺的泥水匠,专干粗活,一天银子4分,日工资0.04两,月工资是1.2两,年工资14.4两。沈榜在《宛署杂记》里记载,万历年间北京地区雇佣搭棚匠搭棚,“每日每人工食银五分”,日工资0.05两,月工资是1.5两,年工资18两。他们只要不吃不喝两年,就可以买一套好房。

  我生活的小县城,有个亲戚是名本科生,工作6年,年薪2.5万,买套三室一厅110平米的楼房,连装修起码要60万,需不吃不喝24年。所以我建议他赶紧学会穿越术,一筋斗翻到明朝买房。

  》》》

  相关阅读:从《金瓶梅》看古代廉价物美的住房

  据《金瓶梅》载:西门庆的朋友常峙节买房,“门面两间,二层,大小四间,只要三十五两银子。”35两银子,相当于10500元人民币(按每两300元计算)。当时一个姓温的秀才给西门庆当师爷,包吃包住,逢年过节发红包,每月还能拿到三两银子的工资。假设这个温秀才不乱花钱的话,攒一年工资,就够买一幢两层小楼了。西门庆替姘妇王六儿买了狮子街繁华地段“门面二间,到底四层”的宅子,花了 120两银子,这要算西门庆的“外宅”了。36000块钱,西门庆就能给情妇买一套不错的房子,放在今天简直是痴心妄想。西门庆的同僚夏提刑,卖了一所宅子给何太监的侄子。“门面七间,到底五层”,“仪门进去是大厅,两边厢房鹿角顶,后边住房花亭,周围群房也有许多,街道又宽阔”按契上原价1200两交割,合今天的人民币36万元。夏提刑买的豪宅,相当于今天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双身职工一年半的收入。西门庆自己的宅院起先与夏家的这一所相差无几,后来通过扩建和购买他人房产,总值大约在 3000两左右,合今天的人民币在100万以内。以北京为例,目前以郊区为主的普通商品房成交均价为1.8万元每平方米,平均单套成交面积在100平方米左右,总价约180万元。也就是说,西门庆的宅院总值还不敌今天北京、上海郊区的一套普通民房的价值。

  《金瓶梅》毕竟是小说,不足让人完全信服,明代真实的房价情况也有依据可杳。据《中国历代契约会编考释》记载:崇祯五年,安徽省休宁县居民金运出售双层楼房一幢,上下五间,占地一分,卖价30两银子。崇祯十三年,北京市崇文门大街居民傅尚志出售四合院一座,五间房,带门面,一分为二,卖给两个买主,总共要价56两银子。由此可见,至少在崇祯年间,只需要花几十两银子就能买一幢小楼或者一处小型四合院。

四合院


四合院

  其实整个明朝房价都不高。以成化年间为例,跟朱元璋有血缘关系的亲王、郡王和奉国将军们,都能享受到免费分房的福利,如果国家没有房子可分,就直接拨给他们买房的钱。拨多少,有定例:亲王应该住超级豪宅,拨给他上千两;郡王应该住豪宅,拨给他几百两;那些县主、县君、中尉、乡君之流,跟皇帝的血缘关系七弯八绕越来越远,只能住一般的房,每人拨给几十两,即便如此,皇亲国戚所购住房的最低标准肯定在小康以上。换句话说,普通人用一年收入的几十两银子,绝对够买到当时一户普通家庭的住房。

  此外,清代的房价与明代大体相当。例一:乾隆十六年(1751年),天津丁予范在刘家胡同二道街买了一块地,盖了一处四合院,这四合院占地近一亩,盖了10间房,连买地带盖房,花了180两银子,按清代每两银子等于人民币150元折算,相当于现在27000元。例二:乾隆十三年,北京内城新帘子胡同(长安街南,新华门与和平门之间),四间瓦房70两,相当于现在10500元。例三:咸丰七年(1857),浙江山阴县三十六都三图有人卖房,共计平房3间,卖了60两,相当于现在9000元。清代一个七品知县工资45两加45斛米,年收入约合56两银;一个仆人月工资6两×12=72两。可见,清代一个七品知县的工资抵不上一个仆人,所以清代的官员贪污是必然的,实际年收入超过500万元。清代无论官吏还是仆人,在北京市区范围内买得起一套四间瓦房(草民买差一点的),相当现在100平方米的房子,所需银子相当普通人一年的收入。


相关阅读:
电商数据分析 http://www.qingbaomofang.com/jh.html
  • 玉门新闻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10aw.cn copyright 2000 - 2015
  • 冀ICP备09047539号-1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312006002
  •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冀)字第101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311618号